ENGLISH    中文版
藝術拍賣:一場忽冷忽熱的文化瘧疾


  十月上旬,中國股市大鱷劉益謙在紐約佳士得以1.7億美元(約人民幣10.8億元)拍得意大利畫家莫迪裏阿尼的作品《側臥的裸女》,創下世界藝術品拍賣第二的高價紀錄。僅僅數日之後,就有新聞稱拍賣市場慘淡,上海有200多家藝術品拍賣行麵臨倒閉關門。如此之短的時間內,拍賣市場一熱一冷的兩則新 聞,讓人仿佛經曆了一場過山車般跌宕起伏的驚心動魄,對於藝術市場的預估與判斷完全陷入癱瘓的窘境。

  由於存在著藝術市場的信息不對稱、市場的高低端兩極分化、產業結構明顯失調、產品供大於求的冗餘現象等一係列因素,藝術拍賣本來就如同一場忽冷如熱 的文化瘧疾,不是突然熱到讓人頭腦發熱,就是突然冷到讓人內心冰冷。事實上,從2015年春季開始,京滬兩地的中小型拍賣公司就相繼傳出暫停營業的消息, 規模稍大的拍賣公司也被迫縮減拍賣規模。可見,除了風光無限的蘇富比與佳士得等全球拍賣巨頭,拍賣領域的散兵遊勇們已經麵臨集體過冬的生存挑戰了。 


  無疑,拍賣市場也難以逃脫“馬太效應”的宿命。優質而高價的珍品越來越多地流向了行業巨頭的倉庫,剩下數量驚人的次品、劣品甚至是贗品則隻好成了中小型拍賣公司唯一可以搶奪的資源。久而久之,產生今日的怪象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  

  以劉益謙為例,他曾不隻一次地公開表示自己的收藏立場——“我隻買最貴的”。從《功甫帖》到雞缸杯,再到《側臥的裸女》,無一不是價值過億的天價。 其中奧妙用他自己的話來說,就是“參與藝術投資,在外界看來門檻比較高,需要很深的專業知識。我沒有專業知識,但這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障礙,我的優勢是有資 金,所以我要發揮我的優勢”。

  撇開炫富因素不談,這話並非沒有真知灼見。股市上至少都是真貨,尚且還處處有風險,入市須謹慎。更何況普通人就連藝術品真偽都無從甄 別,又怎能確保買對了貨。在藝術市場上,向來是“好貨不便宜,便宜是假貨”。普通人想要入市,還不是一看拍賣行的口碑效應,二看藝術家的江湖地位,三看作 品的售價高低?在這種環境下,中小型拍賣行豈有生存之道? 


  從藝術市場的普遍規律來說,無法辨別真偽,潛在顧客自然就會持幣觀望。至於這場文化瘧疾還會肆虐多久,恐怕短期內並無特效藥可以迅速治愈,從整體來看,藝術市場還需要經曆一段較長時間的陣痛期,才會慢慢恢複正常。